底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阿巴扎与伊里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0:01 阅读: 来源:底漆厂家

从前,西山上有个孟拉村。说是村子,也不过三户人家。较富的一家是李大,他地多财富,却偏偏美中不足,只怨老婆嫣嫣独生一个男孩。可这男孩长得结结实实,名字叫阿巴扎。

阿巴扎从小就喜欢跟对门的穷户独生女儿伊里妹在一起玩。

伊里妹早死了阿爸,只有阿妈抚养她成人。后来由于生活贫困,阿妈的双目失明了。只能靠伊里妹卖柴卖草、东奔西跑,维持母女俩的吃穿。她不仅勤劳善良,还生得美貌俊俏,十分逗人喜爱。

阿巴扎很可怜伊里妹,常常把父母给他吃的食物分点给她,还把家里穿破的衣服也给她作破布补在她身上。把母亲穿过的旧鞋也给她穿着上街做买卖。阿巴扎不敢拿家里的新东西,来充当自己对伊里妹的爱,因为父母不喜欢穷人家。当然伊里妹也不嫌旧,家里太穷,这也得感激巴扎哥了。

夜里,阿巴扎帮伊里妹打草鞋,回家时总叫伊里妹吹响蔑给他听;出门时,伊里妹总要送他一段路。伊里妹去街上卖草鞋,他也送她到半坡。他想跟伊里妹去上街帮她卖草鞋,但父母不准。太阳落西,他总是坐在半坡等伊里妹回来,远远见她归来,非常高兴,头一句就问买卖怎样?当伊里妹带有笑意时,他也很高兴。

六月间,雨多路滑,伊里妹背着柴上街去卖,阿巴扎叫她路上多加小心,晚上快回。伊里妹说:“阿哥不用担心,我要回来听你吹笛子呢?”街上很热闹,伊里妹把柴卖给一r一个年方五十的瘦高汉子。那男人叫她送到他家,方可取钱。路不远,伊里妹答应了,把柴送到他家,却偏偏不给钱,说这姑娘长得漂亮,要她留下今夜就和他儿子汀亲,明天清早方可回去。伊里妹心慌地在外跑,可是,她哪能逃出这汉子的手,又给捉了回去,把门锁上了。伊里妹哭呀!喊呀!喊道:“巴扎哥呀巴扎哥,我听不到你的笛声了,你可听见我的哭声呢,巴扎哥,快来救我呀!”她边哭边敲门。

天渐渐黑了,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虽然衣着华丽,但使人看了害怕,她端着饭菜,笑嘻嘻地说:“姑娘,对不起了,我儿子今晚没回来,你就住一夜吧,等明早他回来;你看了,是会喜欢的,吃饭吧!你一人很孤单,我陪你睡好了。”可伊里妹哪能睡得着,因为阿巴扎一定还等着她回去吹响蔑呢!

夜深了,那女人睡得很熟,奇怪的是只听见正屋里传来“刷刷”的磨刀声。伊里妹才醒悟:听大妈说过,莫卜山有大长虫变作人,凡是美丽的姑娘碰上他,都会被吃掉。莫非……想到这里,伊里妹急中生智,轻轻爬起来。把那女人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衣服盖在那女人身上,她装作熟睡的样子。果真,那男人开门持刀进来了,他拉开被子,一刀将那女人的头砍下,接了满满一盆血,独自坐在那里哈哈大笑,说又吃上了一顿美餐。接着便喊道:“婆子,赶快起来,热热地喝个够,你可就长生不老咯!”伊里妹沉着地站起来,不声不响地抓起一把筷子,一飞快地跑了出去,一卜二道大门,每出一道扣上一支筷子。那男人见女人总不出来,才知道错杀了妻了,放走了“美餐”。于是拉断了十二道门扣追了出来。

天朦朦亮,伊里妹实在累了,忽然看到一个水池,这水池名叫牛秃塘,她知道后边正在追她,看来逃不了了,宁愿跳进水中淹死,也不落人魔鬼的手心。于是“OR通”一声跳进水里去了。她没有被淹死,躲进了那茂盛的水草丛中。那男人追到池子边,不见姑娘,天也大亮了,便悻悻地回去了。

再说阿巴扎,他等呀等。天黑了,还不见伊里妹回来,哪里睡得着,闭上双眼仿佛看见了她,也听见她吹的响蔑声,睁开眼睛却不见人。伊里妹呀,你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在山上滑进了深坳;是不是碰到了抢人贼。于是他趁天没亮,父母未醒,便悄悄拿着宝剑往莫卜山奔去,爬了九座高山,拐了九道弯,来到了牛秃塘。

伊里妹从水中爬出来,又冷又饿,全身发抖。阿巴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又是在做梦吧,不,真的见到伊里妹了。伊里妹见到阿巴扎,悲喜交加昏了过去。阿巴扎抱住她大声呼唤:“阿妹,阿妹,快醒醒,你怎么啦?告诉我吧!”伊里妹醒来后,把自己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阿巴扎听了,抽出宝剑说:“走,我去杀了他!”

二人返转追了去,上了九座山,拐了九道弯,到了莫卜山。那人家十二道大门抵得严严的,他俩推开了十二道大门一看,里屋空空的不见一人。突然,从墙角钻出一条大蟒蛇来,抽出两尺多长的蛇芯,阿巴扎使出平生力气,猛砍了一刀,只这一刀,血冒三尺高,那蛇尾在地上翻滚。二人把十二道大门紧紧扣上。放火把房子烧了。附近的男女乡亲们,得知除了这一人间大害,都围着火堆高兴地跳着。为了使人们不忘记当天,阿巴扎用剑在屋后的大岩石壁上刻下“乙己六二四”的年号。当年是乙己年六月二十四日,到了第二年,阿细男女青年为了纪念这对情人,都来这里架起大火堆围着跳舞,后来,阿细人就把这一天称为“火把节。”—是为了烧平人间的祸害,从各村把点燃的火把送来这里的。

阿巴扎与伊里妹烧杀了大蛇后,高高兴兴地坐在岩石高处定了情,以岩石上的漆树和柏树作媒作证。

至今,这两棵漆树、柏树,仍然挺立在高岩顶上,石壁上的红面,是当年烧蛇房大火所熏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