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忘记那朵攀附云端的烟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54:18 阅读: 来源:底漆厂家

等待和追逐,就像两朵攀附云端的烟花,一朵的结局是寂寞,另一朵的结局是坠落。

正午的木冉鲜花茶庄里,音响一遍又一遍固执地重复着丁微的《冬天来了》。玻璃窗外是冬日里迎着寒风来往的人群,窗内的音乐好像把整个冬天也装了进来,让原本温暖的小屋有了几分寂寥。

小姿轻轻地阖上眼睑,思绪缥缈,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二岁的那个冬天,那里,有一个叫木冉的男子。浓密的眉,轮廓分明的嘴唇。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在说,小姿,冬天来了,我要的幸福,到底在哪里?

我要的幸福,到底在哪里?小姿轻声重复着,仿佛再问一遍心里就会知道答案。这时,有一个声音就在耳畔响起:你要的幸福,是等待。小姿猛地睁开眼,抬起头看见店内站着一个男人,宽额头,眼睛明亮,扬着一脸的笑意,在这样一个干燥的冬日里像一缕和风,吹进了小姿的街边小店。

小姿还没明白他在说什么。男人呵呵地笑起来说,你转过头,偏45度,就可以知道答案。小姿歪过头,看见了自己在店内的墙上挂着的一幅画,画上是冬季的残雪,配着几行绿色的小字:等待和追逐,就像两朵攀附云端的烟花,一朵的结局是寂寞,另一朵的结局是坠落。

小姿笑了,说你请坐,然后起身拿出一套仿古的青花瓷盏和茶托。她熟练地烫盏、置茶、冲泡,两分钟以后,带着一缕香气的鲜茶已然递到男子的面前。

小姿轻笑,这是菩提茶,有助于缓解神经紧张,也可以消除某些人的过分敏感,我想它适合你。他轻嗅茶香,望着小姿说,你是在提醒我猜中了你的心事吗?那么,我遵命,多喝几杯菩提茶,让它冲刷我太过敏感的心吧。不过,你放的这首歌太凄凉,我想它不适合你。小姿不再作声,转身一遍一遍地擦拭着金属架上的茶盏。

歌声一直在固执地重复:冬天来了,觉得凉了;水不流了,你也走了;音乐响了,让我哭了;心亦丢了,还会痛吗……

男子的声音突然在歌声中放大,我叫丁珂,这茶很不错。

小姿的木冉鲜花茶庄在临水街的街头,茶庄的对面是一条长长的河,河上有石桥,偶尔还会有红嘴鸥从河上呼啦啦飞过,留下一串细碎的剪影。小姿喜欢这座城市,她希望能在这里安身立命,结婚,生一个孩子。可是,这些要等木冉回来才有希望。

认识木冉的时候,小姿只有十九岁。流离的青葱岁月,小姿的爱情就在这样肥沃的季节里茁壮地生长、绽放。木冉喜欢收集各个城市的地图,小姿就没头没脑地去帮他找;木冉喜欢许巍的CD,小姿就整天跟着许巍摇头晃脑地唱;木冉喜欢鲜花泡的茶,小姿就大肆收集各种花茶,一杯杯泡给木冉喝。小姿在木冉的喜怒哀乐里疯狂地恋爱,可是,大学毕业后,木冉还是走了。小姿终于知道木冉为什么喜欢收集地图,为什么喜欢许巍的歌,他的心一直都是悸动的,不安分的,他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小姿一直记得,木冉走的时候是冬天,下着小雪。他对小姿说,不要等我,我有自己的理想和愿望,不会为谁而停留。小姿拖着木冉的手哭了,她说,你走累了,就回来吧。

雪花把木冉的背影匆匆地淹没了。小姿看不清未来是什么模样,木冉没有给她任何承诺,那时候,小姿一边听着《冬天来了》一边在日记本上写着:木冉和我一起走过了三年零二十三天……

而今,等了木冉整整三年的小姿依旧坐在茶庄的木椅上发呆。丁珂说,小姿,发呆的女人只会为了两件事情。第一是为了爱情,第二还是为了爱情。你让我觉得心疼。

小姿望着丁珂的眼睛,有种想哭的冲动。

丁珂常常来茶庄,有时是正午,有时是黄昏。

他来时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花,金盏花、迷迭香,或者薰衣草。一进门不管有没有顾客都会冲着小姿直嚷嚷,哎,用两斤花换你一杯二两的茶,合算吧!小姿不说话只是笑。丁珂带来迷迭香,小姿就泡迷迭香茶,告诉他迷迭香茶促进血液循环。丁珂带来薰衣草,小姿就泡薰衣草茶,对他说薰衣草茶可以缓解头痛。丁珂常常一个人坐在窗边点燃一支绿色万宝路,细细地品着茶,偶尔和小姿说说话。

小姿不是不明白丁珂的心,只是岁月里那些爱过的和付出的总会穿越层层叠叠的迷雾飘浮在小姿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三年了,记忆也会变得麻木,可是小姿会想,能够和木冉在一起,一定有幸福的味道吧,喝水都会是甜的吧。为了那个幸福的味道,小姿有了坚持的勇气。

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丁珂去云南出差,问小姿要什么礼物。小姿想了想说,给我带一份云南的地图吧。丁珂点点头,走了。

店里没有客人的时候,小姿静静地坐在窗边,听着来往的车辆发出长长短短的鸣笛,小姿就好像听见了两年前火车的呼啸。

那一年,小姿的鲜花茶庄刚刚开张,就听说木冉回了北方的家乡。她什么都顾不得,跳上火车就去找他,那一路心跳得厉害,小姿想像着见到木冉的情景。她应该给他一个拥抱,还是等他来拥抱她呢?

可是,什么都没有。当她灰头土脸地站在木冉家的小院落时,木冉的妈妈告诉小姿,木冉去了云南。那时,天都快黑了,北方的冬天冷得让人心一阵阵发紧,小姿穿着薄薄的长风衣一直在颤抖。等她到火车站的时候,只看见开往云南的火车在汽笛声中离她远去。她看到车窗里木冉模糊的脸,她跟着火车狂奔起来,不停地叫着木冉的名字。只是,即使她能够让火车停下,又怎么能让木冉停下呢。喜欢追逐梦想的木冉是不会为了她而停留的。

那一夜,小姿的心空得像一口枯井。她倦成一团坐着轰隆的火车颠簸回来,木冉那张模糊的脸像一幅画,就硬生生地悬在了小姿的心尖上,在冷得让人心寒的天气里冻成了冰。

其实,小姿只是想看看,云南的地图有多大,有多少个城市是木冉走过的。

丁珂从云南回来后,对小姿说,两斤云南空运过来的玫瑰换一杯二两的茶,很合算哦。丁珂从来没有送过玫瑰给小姿,小姿也从来没有泡过玫瑰花茶给丁珂。丁珂捧着花,憨憨地说,小姿,做我女朋友吧。如果你愿意,就泡一杯玫瑰花茶给我。丁珂用调侃的话语掩饰着紧张。小姿的心隐隐地痛了。

那个黄昏在小姿眼里定格,那里有丁珂走过河堤顺着石桥离去的背影。丁珂没有喝到小姿泡的玫瑰花茶。

晚上小姿关店门的时候,泪就流了下来,她想丁珂的心一定是痛的,因为,她爱过,她了解。转身离开的时候,咖啡色的长裙被店门夹住,小姿差点摔在地上,却被一个有力的手臂接住了。

抬头,小姿看见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木冉。

时间仿佛停止了。小姿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她重新开了门,把夹住的裙边拿出来,拍了拍灰。心,忽然静了。

小姿,这些年,我去了西藏,去了鸭绿江,去了丽江、香格里拉,去了好多地方。木冉说。

你终于走累了吗?小姿问。

木冉没有做声。

小姿哭了,捧着脸扯开嗓子在茶庄里放肆地呜咽。木冉静静地坐在一边,烟蒂扔了一地。

茶庄的吊灯随着门外吹进的风晃动起来,灯光在木质地板上像水一样来回流动。屋外的天空飘起了雪花,一朵朵像细细的绒毛,掉在地面,轻得片刻就没了踪迹。

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小姿想起那个冬天的火车站,她绝望的心痛。

天亮的时候,小姿擦干泪,没有说话。她轻轻地喝了一口水,没有想像中甜蜜的味道。她看着木冉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心里去。那里,有没有一处温暖的洞穴,可以埋藏她整整三年的思念?

当木冉终于站在她的面前,小姿才知道,等待过后,是没有结局的。那些等待的苍凉和孤寂,那些被泪水冲刷的记忆,那被疼痛辗过的心,生生地给过这个男人。给完了,就再也没有了。因为心痛了,累了,也就倦了。

在这个冬天的清晨,木冉拥抱了小姿。小姿靠在木冉的怀里,心想时间真是尖锐的利器啊,可以让人执着,也可以让人放弃。她在他的怀里轻声问,木冉,这几年,你看见过烟花吗?

木冉摇头。小姿接着说,烟花总是想在高空绽放的那一刻攀附着云朵,可是,云朵呢,只想随着风儿飘向远方。云朵从来不曾知道,烟花的绽放虽然美丽,可是,一朵烟花一生只能为一片云朵绽放一次,过后,就只剩下灰飞烟灭。我心上的那朵烟花已经在三年前绽放了。

木冉没有说话,小姿感受得到他来自身体的颤动。小姿也哭了,她说,木冉,我兑现了我的诺言,我等到你了,一切足够,再没有遗憾了。

木冉走了,走之前喝了小姿泡的茶。他轻声叹息,喝着你亲手泡的茶,才知道也许这里才是我一生最值得珍惜的幸福。但是,已经错过了。不过,我会祝福你的。

后来,丁珂再来的时候,没有看见那幅有残雪和绿字的画。店里的音乐也从《冬天来了》变成了《我要的幸福》。

微笑的小姿用青花瓷盏细细地泡了一杯玫瑰花茶给丁珂。她说,丁珂,两斤玫瑰换一杯二两茶,不是轻易能换到的哦。丁珂笑起来,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他轻轻地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

三年的等待,在千帆过尽之后,小姿终于明白,她曾经一直追逐的那个男人的模样,在这个冬天里,却不能再和过去完整地重叠了。

有时候,情,就像一朵开得绝艳的花,如果没有蝴蝶的舞蹈和蜜蜂的亲吻,错过了花期,只能等待枯萎。小姿要的幸福,只不过是一个懂得珍惜她,懂得在花期采摘花朵的男人。

终于决定,忘记那朵攀附云端的烟花。一切,从头开始。

全民爱主公最新版

传奇盛世下载

帝国光辉内购破解版

大小单双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