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妈妈你别走大三学子为摔成重伤的母亲筹款

发布时间:2021-01-07 22:33:36 阅读: 来源:底漆厂家

小陈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小陈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她的鼻子里插着导管,双眼紧闭,因手术缝针的脑部裹了一层纱布。

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

海峡网2月28日讯(记者 赖志昌 文图)

“妈妈,你能听的到吗?我和哥哥不能没有你!”每天的白日里,小陈照例会凑到母亲身边呼喊,可一旁,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却始终双眼紧闭,昏迷不语。

今年2月10日,在永泰嵩口镇下坂村,小陈的母亲金秀娟务农回家途中摔倒,昏迷不醒,几经辗转最终被送医至福建省立医院治疗。

18天过去了,虽然做了脑部手术,但母亲金秀娟依然昏迷不醒,这让小陈及家人心急如焚。如今,除了焦急地等待母亲的苏醒,面对庞大的医疗费用,小陈的一家人也是一筹莫展。

勤劳母亲 回家归途不幸倒地

在福建省立医院的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小陈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她的鼻子里插着导管,双眼紧闭,因手术缝针的脑部裹了一层纱布。一旁,小陈及他父亲在静静守候。

小陈叫陈舒祥,今年23岁,是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一名大三在读生。母亲叫金秀娟,今年47岁,是永泰嵩口镇下不坂村的农民。小陈一家六口人,平日里父亲和哥哥都在外打工,小陈则在龙岩念书,留下母亲、年迈的奶奶及堂妹在家。

日子平静静静的,不幸却随之降临。2月10日,金秀娟早早就出门,上山给李子园施肥、除草,傍晚回家骑单车途中不幸摔倒。当天远在外地打工的小陈父亲老陈接到电话,得知妻子出事。

“也不知道她怎么摔的,”老陈回忆,当天临近傍晚,离家两三公里的路上,妻子仰面趴在地上,幸好被好心人发现随即送医救治。由于妻子伤势过重,先后辗转至嵩口镇医院、永泰县医院,最终送往福建省立医院,次日凌晨做了脑部手术,但至今依旧昏迷不醒。

福建省立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患者金秀娟,女,47岁,以“头部外伤致人事不省4小时余”,于2月10日晚9点入院,“重型颅内损伤,右额颞顶部急性硬膜下出血”。目前,患者神志昏迷。2月11日,金秀娟做了脑部手术,手术诊断为,“重型颅内损伤 左额颞顶部急性硬膜下出血、脑疝”。

当天,得知母亲出事,小陈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小陈说,记忆中母亲勤劳、善良,在家她早出晚归,除了忙着打理果园,还要帮忙照料家里的老奶奶和堂妹,而每到放暑假,是母亲最忙碌时节,自己会帮忙摘果分担点劳力。

如今为了帮父亲照顾母亲,即将毕业的小陈还忍痛放弃了实习机会。

四处筹款 一家人祈盼她苏醒

金秀娟的意外,给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小陈的父亲老陈说,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并没有多少积蓄。几年前,弟弟和父亲都患癌症相继去世,期间治疗花费不少钱,自己也为此欠了五六万元债务。两年前,家里经济状况稍显好转,债务稍还清,盖起一栋两层尚未装修的砖房,家里已多少余钱。如今,为给妻子筹款治病,自己向亲戚借钱筹款,前后借几万了。

老陈告诉记者,如今妻子每天的治疗费用需两三千元,手术住院至今已花费近十万元,但还有大缺口,“能借的都借了,实在是没办法。”这几天,老陈还在为妻子的病情发愁,但令他焦虑的是,借的钱很快也花得差不多了。

老陈提供医院催账账单显示,2月16日,治疗费达6万九千多元,其中预交款7万元,余额不足5元;另一张2月21日的催账单显示,治疗费用已达八万三千多,其中预交8万3千元,欠费40多元。

至今18天,金秀娟依然昏迷不醒,如今,小陈、他的父亲及哥哥,一家三口彻夜守候她的身旁,始终期盼着她能苏醒。“医生说会醒,但也没说具体会什么时候。”妻子的境况依然让老陈担忧,但他只能选择等待。主治医生黄医生告诉记者,“病人很严重”,但不方便透露详情。

“希望妈妈赶紧好起来。”这十几天,小陈日夜祈祷,希望母亲病情好转,令人他欣慰是,母亲的病情似乎渐渐有了转机。小陈说,几天前照料母亲时发现,她的眼睛渐渐有了意识,偶尔会微微睁开,但无论自己怎么呼喊,还是没法唤醒母亲。

这几天,小陈在轻松筹里发起众筹,除了朋友、亲人,通过一些爱心人士帮助,几元钱、十几元、上百元的爱心款不断涌入,目前共筹集9万多元,不过面对母亲的病情,他显得有些忧愁,“估计还不够。”

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家庭,可联系陈舒祥,他的联系电话:13067227498 。

上海哪家中医好

上海妇科医院_42岁月经不来怎么办

上海妇科医院_哪些因素可以引发霉菌性阴道炎

上海治疗输卵管要多少钱

上海有什么好方法能治好输卵管堵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