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底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视里走出来的鬼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2:44 阅读: 来源:底漆厂家

“呜呜呜!我死的好惨!”

“啊!”女主人公顿时吓得半死,发了疯是似的逃窜着。

“哎!真是无语了!一点都不恐怖!”张大牛望着电视里千篇一律的恐怖电影,无奈的发出了感慨,准备起身洗澡睡觉去了。

“真的不恐怖吗?”

张大牛转过了身子,家里面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确定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其他动静的时候,张大牛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自己电影看多了,都出现幻听了。

“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澡洗好后,张大牛唱的歌走出了卫生间。

当看见客厅里的景象时,顿时傻了眼了,只见屋子里到处都是血渍,放佛就在他洗澡的时间里,客厅里发生了一场血案。

“还不恐怖吗?”

同样的腔调又回荡在张大牛的耳旁,张大牛此时已经惊恐的双腿不禁打颤,他确信这次他听到的声音绝对不是幻听,这屋子里还有第二个人,不对,只能说还有别的存在吧!因为实在太诡异了。

“哼!一点都不恐怖!我已经看到你了,别躲在那里吓人了,我已经看到了!”望着满屋子的血迹,张大牛就快要崩溃了,可是他还是强撑着底气,好让自己不要垮下去。

“不恐怖!呵呵呵!”那声音又出现了。

张大牛彻底就要崩溃了,只见此时电视机那边出现了动静,电视机里面似乎埋藏了一个定时炸弹,慢慢的晃动着电视机。

贞子,午夜凶铃这些恐怖电影,张大牛看多了,不过这次来的更加劲爆点,不对,应该还是更加惊悚点,至少已经突破了张大牛的承载极限了,从电视机里面慢慢爬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

匍匐前进的步伐在张大牛看来,还是那么的迅速,转眼间,便来到了跟前,慢慢的站起了身来,女鬼拨开了长发,轻声的问了一句,“恐怖吗?”

露出骨头的脸上,黑如窟窿的眼孔,爬满了蛆蛆,“恐,恐怖!”张大牛的心彻底掉进了冰窟里,“啊!”再也忍不住的拼命狂叫起来。

张大牛的尸体被发现了,经过检查,并没有发现被害的线索,法医给出的结论是心脏病突发,但故事并没有结束,这间屋子很快又搬进来了新主人。

通宵达旦的加班工作,男主人感到无比的疲乏,来到了客厅,打开了冰箱门,拿起了一罐啤酒咕咕噜噜的喝下肚,“啊!真爽!”男主人舒了一口气。

“恐怖吗?”

这时,男主人耳旁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他回顾客厅望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异样,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叹自己一定是疲劳过度出现幻听了,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洗了把脸,男主人觉得无比的惬意,当望见镜子里的景象时,瞬间呆住了,他拼命的揉了揉眼睛,又用凉水洗了几把脸,情况并没有改变,顿时一阵凉意涌上了心头。

“恐怖吗?”

没错,是镜子里的人在说话,关键重要的是,镜子里面的面孔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陌生人的面孔,此时带着莫名的笑意望着自己。

“啊!”

男主人毫无意外的死了,经过检查,被检查室惊吓过度,女主人也伤心的带着孩子搬走了,死过人的房子也被认定为凶宅,不能居住了。

“兄弟啊!你说你咋就不能成全哥们呢!”张大牛坐在沙发上叹着气问道。

对面沙发飘着烟雾,一个男子恶狠狠的望着张大牛,“你个小瘪三,还有脸说,你不吓唬我,我能死吗?还让我成全你,我告诉你,现在这房子也是我的了,咱们俩公平竞争,要是住了人,咱俩看本事,谁又本事,谁就能先去投胎!”

“兄弟啊,不是哥说你啊,你这么急着投胎干啥啊!你老婆孩子还在世上,有时间还可以去看看他们呢!”张大牛打着亲情牌。

“去去去,少忽悠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都试过好多回了,根本就出不了这个屋,还去看望我老婆孩子呢!再说了,我不在世上了,过不了多久,我老婆肯定给我孩子找了个继父!像你这样一直困在这里,还不如投胎去呢!”

“少废话了,哥们,咱两玩牌吧!”张大牛闲着无聊,拿起了一副牌来玩。

“来就来,谁怕谁啊!”

很快这间房子又搬进来了新住户,“老天爷可真是可怜我啊!”张大牛望着新搬进来的一家子,乐呵呵道。

“什么可怜你啊,是可怜我!也不知是哪个无良的中介介绍的!哼!”

“傻样!没有人来,咱们怎么去投胎啊!只是千万不要像你那样的傻帽啊!”张大牛白了一眼。

“啊!这是什么鬼?”张大牛傻了。

“我这儿子是有点傻,不过麻烦你了!我工作有点忙,我先走了。”一位中年妇女把一个小青年交给了一个肥胖的妇女,随后便走了。

“哈哈!这个肥婆,我看你怎么吓他!”

张大牛觉得这实在是个巨大的挑战啊,光看就十分恶心了,不过还是慢慢的现出了身影,“哎!大姐!”

“你是谁!你个小偷!你怎么进来的,这是你家吗?好,你给我等着,好,你等着!”肥婆似乎一点都不怕,指着张大牛的鼻子气道,拉着那个傻青年出去叫人了。

张大牛更傻了,这人竟然不怕鬼。

“啊!救命啊!有鬼啊!有鬼啊!”没想到那个肥婆在外面发出了杀猪声。

“真无奈啊!这可是你自己吓跑的啊,傻货!”

“哼!来,继续打牌!”

午夜时分,房门忽然有了响动,张大牛急忙反应了,“看,不是来人了吗?”

一个猥琐的身影悄悄的走了进来,东张西望的,“哎!还是个小偷啊!”

“怎么小偷不是人啊!”张大牛满不在乎,现出了身形,急忙走向了那个小偷,“哎!是不是来偷东西的啊!”

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小偷吓了一跳,“你谁啊!”

“我,我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啊,这房子有钱!”张大牛记得自己以前活的时候,抽屉里面还放了一些钱,便急忙拿出来给小偷。

“给我?”小偷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老兄,满烦你说一下我好恐怖行不行啊?”张大牛哀求道。

“我好恐怖啊!”

张大牛顿时兴奋了,可是自己没有一点反应,“怎么回事?老兄,再说一遍!”

“傻货!”小偷完全没理张大牛,准备继续偷东西,忽然惊讶的指着张大牛,不是,应该是他的后面,“好恐...”

张大牛见状,鼓励道,“对,继续说!”

“啊!”小偷大叫一声,倒下了,死了。

“哎!这么胆小就死了,都没说完!”

张大牛转头一看,“你这个捣乱的!”

“打牌!”

“打牌?麻将啊!”

张大牛顿了一下,随后明白了,“对了,三人麻将,不对,是三鬼麻将!”

午夜里,“你说我偷个东西容易吗?”

“你这样做,早晚被人打死!还不如被我吓死呢!”

“别啰嗦了,到你了,摸牌吧!”

“你们说,要是再来一个人该多好啊!”

另外两人点了点头,“对啊!再来一个人。”

三束寒光在午夜中期待着一个他们的牌友。

---- 作者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龙征七海破解

斩魔问道gm版

棋牌

风暴帝国单机破解版

相关阅读